全国免费电话:4008-233-667

微信客服
在线微信客服
Ctrl+D【收藏】

语言类型学视域下双语学习问题与对策研究

2019-01-18 围观 : 评论 论文发表
论文发表服务
论文撰写+发表 Tel:
客服QQ: 微信:

张海霞

语言类型学视域下双语学习问题与对策研究

摘要:哈萨克语词重音是构成韵律至关重要的因素,本文通过在理论上梳理对比汉哈两种语言的语音、语法和语调诸特征,归纳词重音在哈萨克语中的具体体现,得出哈汉语言在词重音方面的沟壑,进而在语言类型学视域下提出汉族学习者在学习哈萨克语词重音所存在的问题与障碍并发现问题成因及解决的对策,旨在谋求双语学习质量的提升,以便更好地促进两种语言的交流。

关键词:语言类型学;词重音;问题;对策

语音学习通常成为学习者提高口语和听力水平的一种媒介。哈萨克语、汉语是两种不同的语言,但在重音的性质和重音的功能上都具有一些相似和相异性,故两者之间具有可研究性。本文通过在语言类型学视域下探讨哈汉两种语言在词重音方面的相似与不同之处,旨在探究两种语言的规律,以便更好地促进两种语言的学习与交流。

一、双语学习诸问题

(一)语音

汉哈两种语言都存在同化、增音、减音、弱化等音变现象,但两者的表现程度有所不同,汉语是声调语言,弱化、增音和减音在汉语中表现较明显,例如“轻声”多表现为弱化,而同化则在哈萨克语的音变中较为突出,元音和辅音都存在同化现象。[2]

例如:后退同化中以清辅音“q、k、p”结尾的词其后若是缀加以元音起首的附加成分时“q、k、p”变为相应的浊辅音“?、ɡ、b”。例如:

“or?nd?‘q”(椅子),“?”(第三人称领属附加成分)→ “or?nd???”(他的椅子)。[3]

(二)语调

说话或者朗读时,句子之间有停顿,声音有轻重快慢和高低长短的变化,这些都称为是语调。[6]下面主要描述语调中的一种重音。根据重音产生的原因分为语法重音和逻辑重音。如语法重音中表示程度的状语常读重音“同学,不要慌张,慢慢地说”(慢慢重读)。如逻辑重音:men sen?? ?n ajta alat?n??d? b?lem?n.(我知道你会唱歌)如重音放在“men”上则表示“我知道你会唱歌,别人不知道”如重音放在“b?lem?n”则表示“你不要欺骗、隐瞒我,我知道你会唱歌”。说话者想要表示什么样的会话含义与重音息息相关。

二、汉语词重音

汉语是一种有声调的语言,词重音属于自由重音。赵元任曾这样阐述汉语重音:“所有汉语音节,如果不是轻声音节,又没有对比重音,那就有正常重音。”换言之,汉语带有四声的音节都是重读音节,汉语不但有词重音,而且带有四声的音节都称之为重读音节。[7]汉语的词重音可分为重、轻、中三级。汉语词的重轻模式举例如下:

中重模式(中音在前,重音在后)如:语言、国家、汽车等。

重轻模式(重音在前,轻音在后)如:爸爸、妈妈、凳子、棚子等。

重轻轻模式。如:孩子们、女孩们、朋友们等。

中轻重模式。如:电视机、巧克力、哈巴狗等。

中轻重轻模式。如:知识分子、外甥媳妇等。[8]

在这几种模式中,有的有读音标记,如构詞用的“子”和表示复数的“们”以及叠音词等,这些需轻读较容易判断,而有的则需要凭语感来判断是否轻读与重读。本文主要研究汉语轻声词,汉语的词不以多音节为主,重音作用不明显,只是少数汉语重轻格式中的轻声词具有区别意义的作用。

三、哈萨克语重音与词重音

哈萨克语是形态语言,可分为自由重音和固定重音两种类型[1]。在词里读得完全加重的音节称为词重音,词重音是指出现在多音节单词中的重音,它总是落在单词的某个音节上,是这些多音节词语音形式的一部分。[9]

哈萨克语中还有一些不带重音的附加成分。例如:动词的否定附加成分ma/me、谓语性人称附加成分、动词命令式附加成分方位词、后置词和语气词等。例如:

a'jtpa(不要说)a'jt??(说说吧!)bard?'?ba(你去了吗?)

(一)词重音在哈萨克语中的体现

1.词重音分布原则

(1)词重音在最后一个音节元音上重读

哈萨克语的音节没有声调,但有重音,音节的重音通常在词尾的最后一个音节的元音上。例如:ustaz(师傅)的重音在“ta'z”而aspaz(厨师)的重音在“pa'z”(重读音节用“'”表示)。[10]

哈萨克语的大多数附加成分一般都带有重音,由于构词形态变化,原来的重音就移到其后附加成分的元音上。例如:

oqw'(学习)、oq?tw'(教)、oq?tw??'(老师)[11]

(2)词重音在第一个音节上重读

叹词和摹拟词的重音不固定,一般重音在第一个音节上。[12]如:

qa'ne(请、好吧、看一看)、mi'ne(你看、就是)、al'la (天呀、表示惊慌、震惊)

ta'rs-turs(呼呼声)、ta'rs(哐的关门声)、t?'q-t?q(马蹄的嗒嗒声)等。

形容词的加强级,一般重音落在重叠形容词原级的第一个音节上。[13]如:

'qap-qara(黑黑的)、'q?p-q?z?l'(红红的)

?ap-?ar?q(亮亮的)、't?p-t?n??(安安静静的)

(二)词重音功能特点

词重音除了强调词的某一个音节重读外还有以下功能。如:

1.区别词根和词缀

哈萨克语词的重音主要是使用词根加后缀的方法派生出新词,后缀的作用不仅是表达某种含义,更重要的是完成某种含义和词类的转化。例如:qol'da(支持)、sut'tei(牛奶似得)、bas'qar(管理)、taw'l?(有山的)、a?t?'raq(苦一些)等。

以qol'da为例,词根qol (手),da (动词性后缀)= qol'da (支持)转化为动词后,词根和词缀之间成为了一体。

2.词重音根据所在位置分为固定重音和自由重音

一般少数语言有固定重音,多数语言有自由重音。带有自由重音的语言偶尔会出现次重音[13]。哈萨克语的主要重音在附加成分的最后音节的元音上,按照缀加附加成分的顺序,分别为次重音、次次重音。[14]

例如:mu?al?'''m-imi''z-di'?(我们的老师的)

四、哈萨克语词重音与汉语词重音

(一)哈萨克语与汉语重音比较

重音的实质是具有区别性功能,而每种语言的词重音都与该语言的语法结构、语法形态密切相关。本章主要从哈萨克语与汉语重音的音调、辨义和区别词性三方面进行对比分析。

1.音调重音对比

由于汉哈两种语言的不同,音调同样可以看成是有意义的语音,其用法也是大相径庭。如:

例①biz kijno k?rej?k!(我们去看电影吧!)

例②biz kijno k?rej?k?(我们去看电影吗?)

例③tā gǎn mà(她敢骂?)

例④tā gàn má(她干吗?)

例①、例③在句末增加了下降音调,而例②、例④在句末增添了上升音调,使得呈现出不同的句子。但哈萨克语句末音调的上升与下降,“k?rej?k”依然是“看”的含义,没有发生任何变化。而在汉语中升调的“má(吗)”变成了疑问词“什么”之意,降调的“mà(骂)”与“má(吗)”没有任何关联。换言之,哈萨克语的声调、降调只是整个句子的句调要素,而汉语每个音节的音调模式起着构词音段的作用。[15]

2.辨义与区别词性功能对比

汉语的词不以多音节为主,重音作用不明显,重读第一音节或重读第二音节并不会改变词义,但少数汉语轻声词具有区别意义的特征。例如:(见表1、表2)

在哈萨克语中,重读第一音节或者重读第二音节也会出现一些辨义词和区别词性功能的词。如:

例①oq?w??'m?z(我们的学生)和oq?w'??m?z(我们是学生)注:重读音节用“'”放在该音节前面的上角表示。oq?w??'m?z的重音在“oq?w??'”而oq?w'??m?z的重音在“oq?w'”,我们只有根据具体语境,把握重音位置的情况下才能真正地达到交流目的。

例②k?'rme(不要看)与k?rme'(展览),重读“k?'r”与重读“me'”所产生的语义效果是不同的,根据所要表达的含义选择重音的位置。

例③'alma(别拿)、al'ma(苹果)放在不同语境所表达的含义是不一样的,重读“'alma”为动词“别拿”,重读“al'ma”为名词“苹果”。[16]

例①、例②具有一定的辨义功能,而例③具有区别词性的功能,但在哈萨克语中这些现象占及少数,没有明显地区别特征,只有根据具体语境才能产生微妙的变化。

不管是声调语言的汉语还是重音语言的哈萨克语,音调是发生在一个很短的音节里,而重音放在哪个音节上,强度就可以出现和音调几乎相同的变异类型。总之,词重音的学习可以为促进两种语言的交流提供积极的影响。[17]

五、词重音使用不当成因及对策

通过哈萨克语与汉语词重音的对比,以自身学习哈萨克语为例,发现汉族学习者在学习哈萨克语词重音方面存在诸多障碍,本章将对词重音适用不当成因及对策进行分析。

(一)成因

1.词重音理解有限

學习者在学习哈萨克语词重音时,对词重音概念的理解很模糊,在具体交流中并未发现是词重音使用不当造成的语际错误,从而阻碍交际对话,即对词重音存在不理解的现象。

2.词重音使用方法不熟悉

学习者只重视其它语法内容在理论上的学习,而忽视了实践的重要性,对词重音的使用方法不知如何在交流中突显。

3.教材中词重音篇幅较少

仅对自身学习教材而言,一些双语学习所用的教材是由学科教师自主编写的,在编写过程中并未涉及词重音,甚至涉及词重音的内容较少。

4.支持词重音书籍有限

学习者在市场上、新华书店和少数民族图书店可见一些《哈萨克语会话速成》《哈汉辞典》《现代哈萨克语》和一些经过翻译的图书等,这些书籍涉及语法的内容较少,对词重音的描述更是寥寥无几。

(二)对策

1.强化哈萨克语词重音意识

由于两种语言对词重音的理解存在差异,“词重音意识”实际上是对哈萨克语和汉语词重音提供了一个深度认识的视角,通过强化哈萨克语词重音意识,可以提高学习者学习的质量以至更好地使用这门语言,达到交流的目的。

2.熟悉哈萨克语词重音功能及方法

哈萨克语词重音在哈萨克语法中占有一定的地位和作用,学习者应牢固树立哈萨克语词重音功能与方法,同时教师在授课过程中应营造良好的学习氛围,让学生在良好的语言环境中更好地学习,掌握哈萨克语词重音。

3.加强对教材的编写

教材是众多专家、学者智慧的汇集和交融,教师自主选编的教材应在内容选择上充分考虑学生的实际情况,在范围上注重拓展和延伸,从而使学生能够学习到科学系统的双语知识。

4.加强哈萨克语词重音学习资源开发

对于哈萨克族学习者学习汉语来说资料比较丰富齐全,无论是在教材、网络上还是在教学资源上都是多种多样丰富多彩的,继而可满足不同层次的学习者,但汉族学习者学习哈萨克语词重音的资源,就相对而言比较匮乏,应加强对哈萨克语词重音学习资源的开发,有助于减少或者避免由于不恰当的语际类推所造成的语际错误,旨在为哈汉词重音的研究提供一些可行性的价值和意义。

六、结语

本人在前人研究的基础上,通过哈汉词重音特点的分析和归纳,不仅有利于对哈萨克语进一步的深入探究,而且还有利于对继续研究和探讨两种语言的相同和差异具有重要的意义,帮助我们探究两种语言的内在规律。本文希望能给语言学习者提供参考。不妥之处,万望指正。

参考文献

[1]伯纳德·科姆里著,沈家煊,罗天华译.语言共性和语言类型(第二版)[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10,35.

[2]武金峰.汉哈语言对比研究[M].乌鲁木齐:新疆人民出版社,2008,37,27.

[3]乌鲁木齐拜·杰特拜.现代哈萨克语[M].北京:民族出版社,2015,89,28,90,89.

[4]陆俭明.现代汉语语法研究教程(第三版)[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5,6.

[5]黄伯荣,廖序东.现代汉语(增订五版)[M].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2011,106.

(作者单位:伊犁师范学院)

《语言类型学视域下双语学习问题与对策研究》来源:《北方文学》2018年8期 ,作者:张海霞。

论文发表服务
论文撰写+发表 Tel:
客服QQ: 微信:

相关文章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论文发表服务
论文发表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