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免费电话:4008-233-667

微信客服
在线微信客服
Ctrl+D【收藏】

城市居民小区业主委员会的建设与中国民主的发展

2019-10-22 围观 : 评论 论文发表
论文发表服务
论文撰写+发表 Tel:
客服QQ: 微信:

摘 要 进入新世纪,伴随着我国城市化的快速发展,居民小区布满城市的各个角落,为解决小区中物业管理等相关的问题,就出现了我国法律支持下的居民小区自治的业主委员会。业主委员会的产生,是小区治理的要求,是小区居民权利意识的觉醒。小区业主委员会建设中出现的问题,正是我国民主发展中存在的问题。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业主委员会是民主发展的试验田,有利于我国民主的发展。

关键词 业主委员会 民主 权利意识

作者简介:姜鹏宇,武汉大学法学院、湖北真武律师事务所。

中图分类号:D638 文献标识码:A DOI:10.19387/j.cnki.1009-0592.2017.03.253

我中华自秦始皇统一六国至清宣统逊位,有两千多年漫长专制的历史,皇权从秦汉到明不断得到加强,至明太祖朱元璋裁撤丞相制度后,明清两朝皇帝乾纲独断,皇权达到了专制的顶峰,而在皇权不断加强的历史中,民权却没有得到相应的发展。近代以来,先有鸦片战争五口通商,后有甲午悲歌辛丑之盟,国家一蹶不振,列强环侍,我中华有倾覆之祸。当次此国家危难之时,仁人志士,救亡图存,积极引进西方民主制度,其目的在于改造我国落后的政治制度,改变我中华积弱的局面,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但由于缺乏本土社会和文化资源对民主制度的支撑,民主在我国发展十分缓慢。同时没有得到制度的保障,民主发展也流于形式,一方面形成高度集权的国家体制,另一方面却把民主发展成群众运动,酿成“文革”之悲剧。我国大多数民众对民主是缺乏深入了解和认识的,这构成了推进我国民主政治建设的巨大障碍 。

民主的本质是人民当家做主,即人民主权,在形式上表现为多数人规则。在西方发展良好的民主,在我国却出现了严重的水土不服。从清末开始,历经慈禧、宣统、民国(北洋军阀)、国民政府而不能完成,究竟症结何在?民主的实现不外乎两条渠道的结合,自上而下的民主普及,自下而上的民主发展,简而言之就是先有民主之民还是先有民主之政,不管何者为先,都能实现民主的发展。我中华有深厚而漫长的专制历史,自民主发展百年以来,慈禧太后不给我们民主,蒋介石不给我们民主,历经百年变革,历史的经验表明要实现民主,只有人民群众的权利意识觉醒,有民主之民,而后才有民主之政。

进入新世纪,伴随着我国城市化的快速发展,居民小区布满城市的各个角落,为解决小区中物业管理等相关的问题,就出现了我国法律支持下的居民小区自治的业主委员会。业主委员会的产生,是小区治理的要求,是小区居民权利意识的觉醒。小区业主委员会建设中出现的问题,正是我国民主发展中存在的问题,小区民主之民的出现必然促进我国民主的发展。

一、业主委员会的产生

在20 世纪90年代,原来国有企业相继解体,市场推进住房商品化,伴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商品房小区的居民委员会随之产生, 1993年,深圳市成立了全国第一个业主委员会,是业主自治的开始;1994年《城市新建住宅小区管理办法》正式出台,标志着国家开始关注业主自治管理和物业管理的问题 。在保护业主权益方面,业主委员会具有很大的优势,对于业主的权利遭到侵犯,业主委员会作为业主们的代表,对外维护业主的权利。在北京调查的19个小区中,除3个因为垃圾填埋場和焚烧场的问题与区政府和市政府发生纠纷的小区外,其余小区都成立或者试图成立业主委员会。成立业主委员会的最初动因都主要来自于维权的需求 ,维权就是公民权力意识的觉醒。

二、业主委员的性质

随着现代社会的发展,公民权利意识的部分觉醒。业主自治愿望越发强烈,有些小区自发组织成立了业主委员会 。业主委员会的出现,是住房改革与市场经济发展的必然结果。业主委员会是根据《物权法》、《物业管理条例》、《业主大会和业主委员会指导规则》等法律法规,建立的基层群众的非营利性自治组织,法律上确认了业主在物业管理区域里的权力主体地位。业主委员会由业主大会选举产生,它实际上是业主大会的常设代议机构,履行业主大会赋予的职责,执行业主大会的决定并拥有部分事务的决策权 。虽然,我国目前对业主委员的性质还有争论,但是业主委员会属于基层的群众自治组织,在一定范围内行使自治却是没有疑问的。

三、业主委员的现状及存在的问题与民主的发展

通过公开报道的数据来看,目前我国城市业主委员会的发展很多都不尽如人意,城市小区成立业主委员会的比例仍然很低 ,上海市中心城区某街道,正常运行的业主委员会还不到成立的业主委员会的三分之一,其它城市的情况可想而知 。业主委员会的成立是因为居民权利意识的觉醒,而目前包括北京、上海业主委员会发展的不尽如人意,归根结底还是居民权利意识觉醒的不够。而业主委员会建设中存在的问题基本都和居民的权利意识觉醒不够有关,对自己的事情(权利)漠不关心。

(一)组建业主委会有难度

告别了过去的熟人社会,当代社会居民小区,大家忙于工作,相互交流少,相互认知度不够,大部分人对小区事务热情不高,参与度不够,对小区事务不重视,不重视的原因大部分都是权利意识没有觉醒。这些都造成了业主委员会的组建在一开始就有不小的难度,仅靠居民自发这个过程往往就会旷日持久 。成立业主委员会有相关的法律规定,但是在实际工作中,涉事单位和部门推来推去导致业主委员会难以成立 。业主委员会建设这个旷日持久的战役就是对居民权利意识的熏陶,民主建设的开始。

(二)业主权利意识淡薄

从目前我国业主委员会的运行来看,在成立业主委员会的很多小区中,业主委员会都很难开展工作,大多说业主都对业主委员会的事情漠不关心,以没有时间和不关心为由不参加。如何提高业主参加小区事务的内在动力,提升业主参与小区事务的参与意识,其实根本的就是要启蒙业主的权利意识,从这点来看,我国民主的启蒙运动还要继续很长的时间。辛亥革命的失败固然与封建势力强大有关,但是辛亥革命脱离人民群众,人民的权利意识没有觉醒,启蒙没有完成也是密不可分的。

大部分小区居民对参与小区事务的积极性不高,只有涉及自身的利益的情况下,才找业主委员会,被动的参与小区事务,还有一部分小区居民参与小区事务的积极性很高,也热衷于发表意见,但大多搞不清自己所要主张的权力和所要承担的义务到底是什么 。

很多的业主的权利意识还处在萌芽阶段,不把参与小区事务当成权利,反而当成义务,不积极参加小区事务,反而怀疑积极参加业主委员会的人有私心 ,这样的情况,业主委员会谈何发展,谈何良好的运行。从目前的调查来看,广大小区居民对业主委员会还缺乏认同。

根据新安房产网2012年对合肥市的调查结果,多数业主对业主委员会漠不关心 ,从这个调查结果来看,业主分不清楚物业和业主委员会,这不怪他们,这与平时的普及不够有关,但更与权利意识不觉醒有关,习惯了被物业管着,而不知道自己就是那个管物业的人,可叹可悲,民主的发展何尝又不是这样,启蒙运动任重道远。

四、业主委员会是我国民主发展的试验田

业主委员会作为基层的群众自治组织,是公民权利觉醒而自发成立的组织,其发展也需要公民承担相应的权利和义务,而这些与民主所需要的公民精神是契合的。公民精神的培养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是教育、经济、文化长期发展的结果。业主可以通过民主程序参与管理自己的事物, 可以提高人们通过民主程序来管理自己事物的能力。同时, 这种民主管理的方式可以培养人们的民主意识, 促进社会主义基层民主的发展 。我国处在社会转型期,民主的发展需要从一点一滴去做,而小区业主委员会正好可以成为砥砺公民精神的磨刀石,我们不能想象一个不关心自己权利的人会关心国家权利,我们同样不能想象一个不会行使自己基本权利的人,如何行使自己对国家的基本权利。

在部分发达城市,我们看到,经过多年的小区业主委员会的建设,业主委员会的部分积成员开始向政治方面发展,北京和深圳等地的区、县人大代表换届选举中,都有业主委员会主任或业主维权运动领导者自荐竞选,并能够成功当选;一些业主委员会通过建立网站、举办各种研讨会以及向市人大提案等方式,试图影响地方立法和公共政策 ;这就说明:以其(业主委员会)为基础的政治参与活动已经超越了社区层次,在更大范围内具备了群体利益的表达和聚合能力,并开始对更高层次政体产生影响 。这是权力意识的觉醒,这是民主的胜利。

由12個小区业主委员会联合发起倡议、广州市业主联谊会组织的针对住房专项维修资金的集体追讨活动,在短短的一个星期内,参与集体追讨的业主委员会数目就增加至约60个,声势浩大,在社会上引起了强烈的反响。业主委员会在合法理性的旗帜下自觉地团结起来,全力以赴地化解了专项维修资金的这一历史难题。这同样也是权力意识的觉醒,这是民主的胜利。

民主的发展不可能一蹴而就,点点滴滴的积累终成江河,我们欣喜的看到,业主委员会的发展正慢慢的对我国民主产生积极的促进作用。而小区居民委员会对公民意识的磨砺,也必将促进公民意识的发展,明白自身权利与义务的关系方面更有很大的价值,不能治家,焉能治国。

五、结语

随着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发展,以及启蒙运动的不断前进,公民的权利意识不断觉醒,社会主义民主的发展必将走上快车道,而在这个社会的转型期,公民的权利意识似发未发之际,业主委员会这个基层群众自治组织,通过居民积极参与,对公民意识的培养具有重大的意义。通过业主委员会的发展,涤荡公民不正确的权利观,明白权利与义务的辩证统一关系。在参与小区事务中训练公民,如何行使权利,如何承担义务。这些看似简单的东西,没有相当长时间的发展,都不可能收水到渠成之功。让公民参与到小区事务中来,去磨砺那属于自己的权利和义务,培养相应的公民意识。

综上,伴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业主委员会是民主发展的试验田,有利于我国民主的发展。

注释:

陈池明.论民主及其限度.云南社会主义学院学报.2013(1).

王晓东.现行法律视野下浅析业主委员会的法律地位探讨.法制与经济.2012(4).123- 124.

管兵、岳经纶.双重合法性和社会组织发展.广西民族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4(9).147-151.

郑俊华.浅析业主大会及业主委员会的法律地位.企业导报.2014(17).127.

肖林.不对称的合法性:居民委员会和业主委员会之比较.社会学评论.2014(12).58-68.

王春艳.城市社区业主委员会治理模式探索.现代营销 .2016(1).112-113 .

杨毅.业主委员会之惑——中国一线城市业主委员会现状调查.住宅与房地产.2006(11).6-9.

云淑萍、王春艳.作为城市社区治理新主体的业主委员会现状分析.前沿.2016(7).68-72.

顾荣.业主委员会:城市社区基层民主的实践途径.东方企业文化·东方智慧.2012 (5).201.

晏光辉.不敢担责应追责.襄阳晚报.2017-02-22(2).

吴芸芸.业主委员会自治困境探讨.科技资讯. 2013(33).224-225.

吴渝、李尚辉.合肥半数以上小区无业主委员会多数业主不关心.http://news.xafc.com/show-112-237486-1.html.

石发勇.业主委员会准派系政治与基层治理——以一个上海街区为例.社会学研究.2010(3).155,147,151.

广州12个小区倡议联合维权强调不违法不对抗. http://news.sohu.com/20061015/n245797036.shtml.

参考文献

[1]唐娟.城市社区业主委员会发展研究.重庆出版社.2005.

《城市居民小区业主委员会的建设与中国民主的发展》原文作者:姜鹏宇,该学术论文发表于:法制与社会 2017年8期

论文发表服务
论文撰写+发表 Tel:
客服QQ: 微信:

相关文章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论文发表服务
论文发表服务